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法学思想 | 法官风采 | 法苑文化 | 普法天地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 庭审直播 | 党建工作
  当前位置:法学思想 -> 调研成果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审理情况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5-04-23 13:20:13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指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在解决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同时,附带解决因其犯罪行为所引起的物质损失赔偿而进行的诉讼,是刑事诉讼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司法实践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刑事诉讼与民事赔偿诉讼的结合,是我国司法审判体制中一种独特的诉讼制度,旨在审理刑事案件的同时一并审理和解决由于刑事犯罪造成的被害人人身及财产的损害赔偿问题。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在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同时,又责令其赔偿因其犯罪行为给被害人所造成的损失,使其在经济上承担应负的法律责任,正是惩罚犯罪的体现。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可以使被害人相对容易地挽回因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的经济损失。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把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合并进行,简化诉讼程序,既便利当事人,又可以避免对同一事实作出相互矛盾的结论,提高办案效率,节省司法资源。做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工作,不仅能有效维护被害人的利益,化解原、被告之间的矛盾,促进社会和谐与稳定,而且也有助于对被告人判处适当刑罚,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充分发挥刑罚所具有的惩罚和教育并重的功能。

    近年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全面推进,各种思想观念碰撞更加激烈,各种利益冲突更加频繁,矛盾纠纷凸显,刑事案件高发。在刑事审判工作中,被害人因民事赔偿问题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也呈上升趋势。面对新形势,我院认真践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坚持 “司法为民”,在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的同时,坚持“刑民并重”的原则,极为重视并认真做好附带民事诉讼审判工作,最大限度地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力求“案结事了”,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一、四年来我院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基本情况

2011年至2014年9月,我院共审结各类刑事案件582件,其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170件,占审结案件总数的29.21%。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故意伤害案92件,占54.12%,交通肇事案71件,占41.76%,其他案件7件,占4.12%。经审理,调解及经调解后撤回起诉的125件,判决结案的45件,调撤率为73.53%。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自诉案件83件,其中81件为故意伤害(轻伤)案,2件为侵占案,调解及经调解后撤回起诉的71件,判决结案的12件,调撤率为85.54%。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结案金额为17091970元,自动履行75%以上。

二、我院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主要特点

1、案件类型集中,主要为故意伤害和交通肇事的受害者、受害者亲属索赔。

2、从统计数据看,2011年至2014年9月,我县受理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数量均在40余件,在刑事案件中所占的比例在25%-35%之间,基本持平,变化不大。

3、从处理结果上看,我院注重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调解工作,调解撤诉结案率较高,总体调撤率达73.53%,自诉案件调撤率更是达到85.54%。

4、由于调撤率较高,自动履行自然上升,这一情况表明,通过法院对被告人及原告人做耐心、细致的调解工作,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有利于被告人履行自己的赔偿义务,避免判决后执行难问题的发生。能更有效地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实现“案结事了”,维护社会稳定、和谐,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

5、有些当事人索赔金额过高,动辄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索赔项目五花八门,大多数都包含了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

6、主张权利人为了得到赔偿,不依法律关系、不分因果关系乱列当事人,致使人民法院通知当事人出庭参加诉讼难,而这些当事人也很少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7、少数被告人赔偿能力低或没有赔偿能力,致使判决明确的赔偿难于执行兑现。

三、我院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具体做法

为了做好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审判工作,力争取得更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我院采取了很多具体措施,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一)加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调解,平息诉讼双方的矛盾,促进社会和谐。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调解有着不同于单纯民事诉讼调解的特点。首先是被害人及其亲属希望通过调解处理,以达到在较短的诉讼期内,不必支付诉讼费用即能及时拿到赔偿金的目的。其次,被告人及其亲属希望通过调解,积极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作为被告人的悔罪表现以得到酌情从轻处罚。加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调解,不但可以恰当的惩罚犯罪,还可以使刑罚的负面效应最小化,达到平息诉讼双方的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的效果。

我院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调解中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1、在思想上高度重视。我院把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调解、撤诉率作为法院年度工作绩效考评的一项指标,规定调解、撤诉率要达到60%以上,否则扣除相应的工作绩效考评分。

2、坚持把准时机,对有调解可能的案件,在开庭前、庭审中、庭审后三个阶段不厌其烦地做当事人的工作,捕捉最佳时机,争取调解结案。

3、坚持以公正形象促调解。审判人员在处理案件时,均与双方当事人保持等距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客观、公正、平和地对待任何一方当事人,耐心地倾听当事人的诉求和辩解,不因言行举止不当而招致当事人的误解,以中立的姿态,推进双方调解协议的达成。

4、坚持以法律宣传促调解。审判人员通过对双方当事人进行法制宣传,讲解与案件有关的实体和程序方面的知识,一方面使原告方对如何主张权利、怎样参加诉讼有清晰的了解,以便配合调解,另一方面也使被告方充分了解案件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清醒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从而自觉接受调解。实践表明,在调解过程中,当事人越是了解法律,越能与法院协调配合,越能有效、快捷地促成调解;相反,如果当事人对法律规定不了解或曲解法律规定,往往导致被害方要求过高或被告方心存侥幸,使调解陷入僵局。

5、坚持法、理、情结合。在调解中,审判人员能耐心地释明法律,让当事人换位思量,将法、理、情寓于思想工作中,促进当事人自愿调解。

6、坚持以灵活方式促调解。在调解工作中我们还注重讲究调解艺术和技巧,采取“背靠背”的方式分头做双方当事人的工作,耐心倾听被害人的诉求,征求其对调解的意见,把握其内心的真实想法,再反馈至被告人,掌握被告方的思想动态和心理活动,在双方之间建立沟通的桥梁,努力促成双方意见逐渐接近。当差距不大时,再召集双方到庭,适时提出客观、公正的居中调解意见,促成当事人达成协议。

7、坚持“能调则调、当判则判、判调结合、案结事了”的原则,对双方意见分岐较大,不能调解达成协议的,在法定期限内依法作出判决。

(二)认真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正确处理赔偿与量刑之间的关系。

我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试行)的有关规定,将附带民事赔偿与量刑紧密联系起来,在法律所允许的幅度内,充分用好是否对被告人“酌定从轻”处罚的自由裁量权,把握好对基准刑的调节限度。一是对被告人犯罪情节十分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的案件,即使被告方积极赔偿,也要从严把握基准刑的调节幅度,对其严厉惩处,杜绝“以钱买刑”现象发生;二是对犯罪情节较轻的,根据被告人支付赔偿款的多少而予以酌情从轻。如果被告人积极赔偿,求得被害方谅解,可对其在法定刑范围内酌情从轻处罚,具备条件的,则依法适用缓刑。尤其是对未年人犯罪案件,在依法体现政策的同时,如果赔偿积极,被害方予以谅解的,予以减轻甚至免除处罚。

对于被告人愿意赔偿,被害人不愿接受,双方达不成调解协议的,我院采取让被告人或者其家属先把赔偿款交到法院进行提存的方式进行解决。等到判决生效后,被害人申请强制执行时,就可以用这部分赔偿款进行赔偿,有利于判决的顺利执行。同时被告人愿意把赔偿款交到法院,表明其有一定的悔罪表现,量刑时也可予以酌情从轻处罚。

(三)积极履行法官释明义务,充分保障当事人正当的诉讼权利

我院认真践行“司法为民”宗旨,针对当事人法律知识尤其是诉讼常识欠缺的特点,积极履行好法官释明义务。在起诉阶段,对诉状不规范,乱列、漏列当事人的,认真指导其进行修正、补充;在审理阶段,依法指导原告方提供支撑证据,对无法律依据或不恰当的诉讼请求指导其进行变更或规范;在调解工作中,向双方讲清法律的相关规定,接受调解后对双方的有益之处,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在宣判后,耐心向当事人讲明某些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的理由和法律依据,促使当事人服判息诉。

四、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存在的问题

(一)当事人法律知识欠缺,维权意识淡薄。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审理过程中,有些被害人一方对如何维护自己合法权益或怎样才能全面地维护自己的权益知之甚少或全然不知,有的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时递交了一份诉状后就长期不管不问;有的不知当事人如何罗列、赔偿项目如何规范、赔偿标准如何把握、赔偿费用如何计算、赔偿责任如何分担;有的缺乏证据意识,不会保存和固定证据,不会很好地使用证据来支持自己的主张;等等。

(二)公、检、法三机关配合不够。近年来,大量轻伤害案件不断涌现,公安机关在处理这些案件时,只要一看鉴定结论是轻伤,就告诉受害人到法院自诉,不征求双方当事人的意见,也不组织调解,更不采取相关措施限制加害人自由和保全财产,检察机关对轻伤案件也从来不公诉和参与,致使很多受害人到法院起诉时因加害人离开或刻意躲藏而找不到加害人,在审理时面临很大的压力,既增加了诉累,又错过了解决民事赔偿的最佳时机。

(三)原告人可请求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范围过窄,一定程度上妨碍了被害人行使诉权。刑事诉讼法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规定,对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失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该刑事案件审结以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由此可见,无论是国家法律还是司法解释都是将附带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限定在物质损失的范围内,而将精神损害赔偿排除在外。自2013年开始执行新的刑事诉讼法解释后,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又不再判赔死亡赔偿金或残疾赔偿金。这样一来,以被害人死亡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为例,原告人可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项目通常仅存丧葬费、丧葬期间误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寥寥数项,赔偿请求的总额多的不过十来万元,少的也就一万余元。而如果是一般的民事损害赔偿诉讼,原告人可提起的赔偿项目包含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后通常达到四、五十万元甚至更高。两相比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范围过窄的弊病一目了然。对此很多被害人亲属表示无法接受,或者坚持不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而是以种种方法躲开刑事诉讼后另行提起单独的民事诉讼。长此以往,将影响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程序设置目的的实现。

(四)当事人工作难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从发案到起诉至法院,双方当事人积怨甚深,矛盾较为激化,被害方对被告人的对立情绪较大,因而对赔偿问题漫天要价或不求赔偿但要求超越法律规定对被告人进行刑事判决,不同意调解;而被告人一方则认为被害方无理索赔,无法承受而不愿接受调解,或与法院讲条件,要求赔偿后减轻处罚或免除处罚,不达条件则不同意调解,或认为案件事实有出入,被害人一方也有过错而不消极对待调解,导致人民法院审理工作难度增大。

(五)重罪和被告人无亲属的难调解。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有一部分案件需要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更严重的刑罚,这种案件的附带民事调解难以达成协议。其原因是被告人及其家属认为,既然法律规定应判重刑,是否赔偿就起不了关键作用,索性就不配合调解,不主动赔偿。而被告人无亲属的,由于被告人羁押,无人为其筹款代为赔偿,一般很难调解。

(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案件执行难。“执行难”问题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案件上显得更为突出。我院审理的该类案件中,大多数都是无保险车辆交通肇事或因纠纷引发的伤害案件,被告人的赔偿条件较差,加之被告人已被监禁,其家庭难以承担巨额的赔偿费用,致使这类案件的执行无法进行。即使罪犯已刑满释放,由于目前我国的个人信用体系还很不完善,司法机关对个人的财产状况无法掌握,加上人员流动性大等,使得查找被执行人和可执行财产比较困难。

(七)法律援助机构履行职责不够。审判实践中,有的当事人完全符合法律援助的条件但并未得到法律援助,这其中既有当事人未求助或求助无门,缺乏指导的原因,也不乏某些法律工作者职业道德缺失,注重经济利益,不愿提供法律援助的因素,折射出法律援助机构存在的一些弊端。

五、加强和改进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审理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强化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审判、执行工作,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树立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维护民生、保障民权的必然要求。这不仅是人民法院的一项审判工作,也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因此,我们必须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从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高度,将这一工作纳入综合治理的范畴予以高度重视并采取积极措施妥善解决。

第一、进一步加大法制宣传的力度。向广大民众普及相关的法律知识及诉讼常识,通过法制宣传,强化公众的维权意识,自觉地主张自己的权利;同时,强化法制宣传、法律援助等部门的队伍建设,为民众提供更好更快的服务。

第二、加强公、检、法三机关的协调配合。对于轻伤害案件,公安和检察机关不能再不理不受,不能一概要求受害人自诉。对于一些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并已执行兑现的公、检、法三机关可分别情况作出撤销案件、不批准逮捕、不起诉、免于刑事处分或从轻、减轻的处理,尽可能在案件的初始阶段即达到“案结事了”,避免矛盾的进一步激化。但对于当事人无法达成调解协议,尤其是加害者是流动人员或无赔偿能力或无认罪悔罪表现的,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就应该立案受理、采取强制措施和移送起诉,便于案件得到处理,受害人得到保护和赔偿,加害人依法接受刑事处罚。

第三、进一步规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范围和标准。依照我国现行刑事法律、刑事诉讼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刑事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限于因犯罪行为所遭受的“物质损失”。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不属于“物质损失”范围,人民法院不再支持此类主张。这一规定,对于被告人被羁押且肯定会被处以监禁刑甚至死刑的案件附带民事诉讼的处理尤其是执行有着积极的影响,但在审判实践中,大量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发生在基层法院,以交通肇事和故意伤害最多,故意伤害中绝大多数是轻伤,对于此类案件,一概不支持受害方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请求不利于保护被害人的权益,尤其是交通肇事案件,一般的肇事车辆都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受害人的损失一般都由保险公司赔偿,被告人一般也是被处以较轻的刑罚,绝大多数是缓刑,在这时不支持受害方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请求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因此,我们认为,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对于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请求不能一刀切,建议区高院进一步明确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范围和标准。

第四、进一步强化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调解工作。在刑事附带诉讼案件的审理工作中,必须将调解作为审理阶段的一个必经环节做好做实,针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调解工作的特点、难点及案件不同性质和不同当事人的不同心态,以多样化的调解方式,确定方案,找准切入点,提高调结率进行调解。

一是依法进行调解。对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的诉求进行依法审查,合理诉求依法支持;不和理诉求,给其做好解释说服教育工作,促其放弃。对被告方讲明原告方诉求的法律依据,其违法犯罪行为给原告方造成的伤害,依法应当予以赔偿。

二是坚持公平调解。在维护被告人人权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被害人一方的合法利益。在确定调解数额时,首先应当坚持以被害人的实际损失为原则,同时要防止被害人以此来要挟被告人漫天要价,不达目的不罢休情况。

三是调解要符合客观实际。对被害人的权利保护不能依赖于没有执行可能的判决书,因此不能把判决和执行简单割裂开来。在一些具体案件中,虽然被害人提出的赔偿要求符合赔偿标准,但限于被告人实际承付能力的不足,难以调解或达成调解协议,但被告人因客观原因而无法履行,这样有损于司法机关的权威和调解协议的公信力、执行力,同时也不利于保障被害人的利益。坚持用较高的标准表面上看似乎强化了对被害方的权益保护力度,实际上却不但使被害人的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而且还引发了诸多问题:由于大幅度提高了赔偿标准,一方面明显超出了绝大部分被告人的实际赔付能力,另一方面又使得被害人期望值过高,在可能的调解中不愿让步,更加大了达成调解协议的难度;对于几经调解仍无法达成协议的案件,法院不得不做出判决,但下判后,因被告人被执行死刑或者入狱服刑,裁判通常根本没有执行可能,被害人实际上仍得不到任何赔偿。在实际中,要将二者结合起来,注重协调,强调调解结果的可行性。

四是调解要贯穿于审理的各个环节。1、注重庭前调解。采取背靠背的形式,充分做原、被告方工作,找到二者结合点,避免矛盾、冲突进一步扩大,实践证明,这样的调解成功率较高,有利于化解矛盾,且多数能及时兑付。2、把握当庭调解,经过庭审、辩论阶段,对被告人有罪证据的质证、认证,使其认罪服法、内心忏悔,愿对被害人予以赔偿;另则对被害人诉求的证据进行质证,使被害人明确哪些合理诉求应予以支持,哪些诉求应予放弃,促使调解成功。3、不放弃庭后调解。经过庭前、当庭调解后,双方往往不能达成协议,此时二者矛盾还会更加激化,对立情绪增高,调解成功率低。但我们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虽有诸多不利因素,但双方争议的焦点、差距更一步明朗化,不要放弃最后一线希望,只要工作做到位,最终还是有希望达成调解协议的。

五是调解形式多元化、吸收各方力量参与诉讼调解。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民事调解部分也应遵循“案结事了”这个原则,特别是对过失犯罪、因邻里纠纷、婚姻家庭等民间矛盾而引发的案件、未成年人、致人伤害案件,这些案件都有他的特殊性,也有它的难度性,仅靠法官单方面的调解有局限性、工作压力大,这就要吸收各方力量共同参与调解工作,一是发挥辩护律师或代理律师的作用,讲各自的利与弊、促成调解;二是发挥人民陪审员的作用,从更有专业性方面做当事人的工作,使当事人易予接受,如交通肇事赔偿案,此类型案件系过失犯罪,多数案件被害人已死亡。双方都不愿此事发生,事故结果给双方都造成了重大伤害,二者中相比较被害人一方的伤害更大一些,此时吸收双方家庭成员参与调解,使问题解决;婚姻、家庭等民间矛盾发生案件,应吸收当地村委会或居委会等组织。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吸收双方父母、学校及其基层组织来共同参加做调解工作。

六是坚持区别对待。1、不把民事赔偿调解的达成与从轻量刑的幅度简单地挂钩,而是要依据被告人参与调解的动因、积极性、实际履行能力、当事人双方的过错程度、结合起来进行综合确定。对于并不是真诚悔罪,只是想借此逃避法律制裁的被告人不能仅仅因为达成了调解协议、支付了民事赔偿金就给予从宽处理。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与人身危险性并没有减少,而民事赔偿金的支付仅是履行其应尽的法律义务。2、对于因自身客观经济条件的限制不能全部达成调解协议或不能全额支付赔偿金,但部分已履行,被告人有真诚悔过表现的,也得到被害人的充分谅解,应当对被告人一定程度的从轻处理。3、对于经调解达不成协议的,要及时判决,但不能以此为由对被告人从重处罚。否则,对被告人来说就不公正了。

第五、正确、及时采取诉讼财产保全、先予执行等措施。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审理工作中,对于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及时采取诉讼财产保全、先予执行等措施,固定被告人一方的财产,为案件审理后的执行打好基础,创造条件。

第六、落实对被害人进行适当补偿的司法救助制度。鉴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被害人难以得到全面、及时的赔偿,为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国家已经出台了刑事司法救助制度,由财政拨出专款设立救助基金。在司法实践中,对确实得不到赔偿而由亟需补助的被害人,人民法院应当在甄别后为其申请司法救助,对困难被害人进行适当补偿。

                              

文章出处:刑事审判庭    

关闭窗口
地址:新疆拜城县胜利路24号   邮编:842300   电子信箱:bcfayuan@163.com   立案咨询电话:0997-8692325   电话:0997-8692336   网站分管领导:汪卫东   投诉电话:0997-8692321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新ICP备16001863号-2

您是第 2078672 位访客